法律咨询

公房居住权的认定及保障问题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17-01-11 02:19 我要评论( )

公房居住权的认定及保障问题 基本案情: 当事人黄某的父亲系本案公房承租人。早年,该公房名下之户口只有黄某父亲、黄某及其丈夫陆某(因婚姻而迁入)、陆某之子共四人。后来,由于黄某在外省的妹妹回沪,将户口迁于公房并在此居

公房居住权的认定及保障问题

基本案情:
       当事人黄某的父亲系本案公房承租人。早年,该公房名下之户口只有黄某父亲、黄某及其丈夫陆某(因婚姻而迁入)、陆某之子共四人。后来,由于黄某在外省的妹妹回沪,将户口迁于公房并在此居住。期间,黄某一家购得位于公房北面的一间房屋产权,但其妹仍霸占黄某的居住空间,黄某一家、黄某之妹、黄某父亲经常因公房面积狭小、生活相互妨碍发生争吵。2006年,陆某单位福利分房,以陆某已有房居住为由只增配给陆某一家一间不足20平米房屋。借此机会,黄某妹妹连同其父将黄某一家三口诉至法院,称双方矛盾激化、不适合共居一室,且黄某一家已他处有房,要求黄某一家三口搬离公房。
       一审期间,法院发现黄某和陆某已经离婚,且陆某已售出单位增配的福利房,判决黄某及其儿子仍享有公房居住权,但要求陆某迁出公房。双方同时提起上诉,二审以调解结案,调解结果同一审判决。
       调解后,黄某妹妹立即在公房(小型花园洋房)门口安装一道铁门并落锁,致使黄某及其儿子无法进入,故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但执行局以屋内有老人,安全问题为由拒绝执行,声称黄某父亲百年后另寻解决之道,黄某无奈只能和儿子在外租房。现时间已过十年,黄某咨询:申请执行是否已过执行时效?如若不能执行,是否还有其他解决办法?
争议焦点:
       1.黄某的妹妹、父亲能否以黄某和陆某离婚为由,要求陆某迁出公房?
       2.同住人他处有房,是否还享有公房居住权?
       3.本案是否已过执行时效?若法院不执行,有何救济渠道?
       4.黄某可否再次起诉要求进入公房?
案情处理依据及结论:
      一、黄某的妹妹、父亲能否以黄某和陆某离婚为由,要求陆某迁出公房?
      公房买断产权后即成为私产,黄某和陆某在婚姻存续期间以共同财产购进公房北面房间,该间公房应属于夫妻共同所有。一审期间,黄某和陆某虽已协议离婚,但此时并未约定财产的分割。对于夫妻共同财产而言,离婚仅带来共有财产基础之丧失,并不导致夫妻共同财产的自然分割。因此,在该间公房确定分割之前,仍应属于黄某和陆某共同共有。
      根据“不告不理”的原则,若当事人未提出离婚后财产纠纷之诉,一审法院无权决定当事人的房屋归属。此外,即便房屋只在黄某一人名下,根据1993年11月3日《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以下简称“《离婚意见》”)第14条,由于陆某离婚时已售出单位增配房,处于无房居住的状态,陆某也应享有北面房间的居住权,黄某的妹妹和父亲均无权让陆某迁出。
       二、同住人他处有房,是否还享有公房居住权?
       根据2000年《关于贯彻实施〈上海市房屋租赁条例〉的意见(二)》(以下简称“《意见》”)第12条,如果当事人“他处有房”且居住不困难,则其不能认定为“共同居住人”,一般也不能在系争公房内享有居住权益。那么,如何区分“他处有房且居住不困难”和“虽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难”的情形呢?
       根据2004年《上海市高院关于房屋动拆迁补偿款分割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以下简称“《解答》”)第3问,一般单位有福利分房,则属于“他处有房”;但若该福利分房的人均居住面积不足法定最低标准,则仍属于“虽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难”,具体情形应参照当年上海市人均居住面积法定最低标准。
       目前而言,由于2014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召开了公房居住权纠纷研讨会,会议针对“他处有房对公房居住权的判断”这一问题给出了倾向性意见。因此法院一般认为:《意见》第12条规定的“他处有房”应限定在福利分房,但增配房除外。依新规定,黄某其妹、父亲不能以陆某单位增配福利房为由,请求同住人黄某一家迁出公房。
       三、本案是否已过执行时效?若法院不执行,有何救济渠道?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第239条、第256条的规定,黄某及其儿子因其妹在公房院外安装铁门、落锁等行为无法实现其居住权,在法定的期间内申请了强制执行,但执行局出于种种顾虑无法实现,造成执行中止。
现黄某无需再次提出强制执行申请。因为一次申请执行未达效果,要求法院继续执行即可。若法院怠于执行,黄某及其子可以依《民事诉讼法》第226条的规定,向上一级法院提出执行申请。
       四、黄某可否再次起诉要求进入公房?
      理论上,居住权指居住权人对他人住房及其附着物享有的占有、使用之权利。根据《上海高院公房居住权纠纷研讨会综述》(以下简称“《综述》”)的规定,公房承租人与同住人对公房共同享有占有、使用、收益、有限处分等权益,同住人的合法居住权益依法应予保护。
     《综述》针对同住人“居住权益实现方式”这一问题提出了倾向性意见,其认为:经审理,当事人一方享有公房居住权,但目前实际未入住的,诉请要求入住,且讼争公房适宜当事人分开居住使用,不存在居住困难、矛盾激化等情况的,可以支持当事人排除妨碍、实际入住。
        此外,在本案中,由于黄某妹妹安装铁门、落锁,将黄某拒之门外的状态一直持续,黄某可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以下简称“《物权法》”)第245条第1款的规定,再次起诉,行使占有妨害排除请求权。
   来源:微信公众号“华政研究生法律援助中心”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