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论坛

研讨美国挑起对华贸易战的战略动机和我们的对策

字号+ 作者:杲文川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老专家协会 2018-08-31 15:23 我要评论( )

2018年7月1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老专家协会召开《改革开放40周年后的中国如何应对美国挑起的贸易战》研讨会,中国社会科学院老专家协会杲文川对本次研讨会纪要进行了整理。

贸易战研讨会

7月1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老专家协会举行《改革开放40周年后的中国如何应对美国挑起的贸易战》研讨会国际政治、国际经济、外贸方面的专家学者深入分析了美国发起这场贸易战的国内外原因,战略动机,真实目的,贸易战的前景,提出了我们应对的措施。

 

 

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美国所原副所长陶文钊研究员在发言

 

院荣誉学部委员、美国研究所研究员陶文钊:  
    随着2017年特朗普《国家安全战略》《国家防务战略》的发表,以及最近两国的贸易战,美国对华政策正在经历40年来最根本性的调整。过去的美国对华政策可以概况为接触+牵制、防范,两国有合作,有分歧,但合作是主流,合作大于分歧。今后,美国对华政策将转变为竞争和限制,竞争和博弈成为中美关系的新常态,这种竞争是全方位、多领域、经常性的,可能“按了葫芦起了瓢”,也可能同时在几个方面展开。中美关系长期的稳定状态(如小布什时期七年半的稳定)已经成为历史,两国关系将遭遇不断的颠簸和震荡。这种转变带有跨党派的性质,即使特朗普下台了,换了民主党当政,对华政策也难有改善。过去一直存在的对华政策辩论已经基本结束,对华强硬成为主流。当前的贸易战带有长期性。
    我们既要高度重视美国对华政策的深度调整,看到问题的严重性;又要保持冷静、镇定,无须紧张,要避免急躁情绪。制约这种调整的因素仍然存在:两国在过去40年中建立起来的相互依赖、美国在一些国际问题上(如朝核)需要中国合作、美国国内的不同意见、中国本身的国力以及与世界经济的深度融合。在竞争和博弈过程中,两国需要相互顺应、相互调适、相互妥协。经过相当长的时间,会确立起中美互动的新的模式。要抵制与美进行战略摊牌的诱惑,把中美关系维持得越久越好,对我们的现代化建设越有利。
    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郗润昌:
    美国对华挑起的贸易战,是特朗普政权对华采取的的重大战略举措。在世界发生大变局的条件下,特朗普政权在军事高压的同时,对华发动这场规模空前的贸易战,虽有其国内政争的因素使然,但从根本上来说,其动因主要还是美国出于其对华战略的战略考虑。换言之,美国对华挑起贸易战的战略动机,将贸易战这一手段,提升到战略层面上来,以企将全世界构建成由华盛顿主宰下的美国世界。由此可见,美国对华开打不久的的贸易战,作为其国家战略的主要组成部分,就如同奥巴马年代一直磨刀霍霍,随时准备着在军事上打一场“空海一体战”一样。只不过来得更快些罢了!
    特朗普对华打的贸易战,反映在与中美经贸关系的各个方面,但其战略重点则放在了与“芯片”技术交易方面,以藉此遏杀中国经济对内发展与对外促进交流。可以认为,特朗普在对俄设在叙利亚的弹道导弹等相关军事设施实施所谓精准打击之时,亦对中国发动了所谓“芯片战”。而中国企业,如中兴,其不堪一击,更让美国人看透,在新兴技术主导下的世界,中国国家发展的软肋之所在!
    历史证明,在国际竞争场上,对于战略挑战,只能用相应的战略予以回应。据此,针对美国对华发动的贸易战,我方的对应之策,可考虑:在外交方面,我当从战略上进一步密切与欧盟、俄罗斯等,这些被特朗普称之为“敌人”者合作。在国家综合发展上,大力打造新兴技术,主要是芯片技术等,要成为重中之重,以取得突破。
    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罗肇鸿:
    美国的国际战略报告明确把中国作为主要的战略对手。今后不管谁当总统,限制中国崛起的政策是不会改变的。由此可以判断,美国较长时间耗力于它,无暇更多干涉中国的时期已经基本结束。中国必须为此做好准备。
    美国打贸易战的理由表面上有三条:一是贸易逆差太多,不公平;二是中国保护知识产权不力,窃取美国技术;三是不遵守入世的承诺。其实,这些都是表面文章,为的是能吸引眼球,激起民众的热情和支持。美国并不在乎逆差多少。
    但是,背后的真实目的是阻止中国的崛起,至少是推迟中国的崛起。从它集中攻击中国制造2025就可以知道。打掉2025,中国拿什么做产业升级?凭什么做制造业强国?还谈什么经济高质量发展!由此我们就可理解中国为何要强硬回应,不能做任何让步。另外,这次贸易战不仅针对中国同时也对其盟国下手,贸易战的第二个目的就是改写世界贸易规则,搞单边主义。所以,引起诸多盟国的不满和反制。
    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冯雷:
    中美贸易中方顺差长期存在,贸易摩擦长期存在,上升为贸易战有其必然的逻辑。
中美间贸易的高速发展符合国际贸易的规律,符合国际产业转移的趋势,顺差的形成是两国贸易结构与全球价值链的体现。
    中美间贸易的结构升级与优势要素的变换,是发生贸易战的客观物质基础。竞争的焦点从劳动密集型与技术资本密集型之间互补的贸易规模发展,逐渐向技术资本要素的直接碰撞转变。
    中方贸易顺差规模与贸易利益需要合理解读:第一,要综合考虑货物贸易与服务贸易的总体平衡状况,目前中国对美国货物贸易存在顺差,但服务贸易存在逆差;第二,加工贸易目前仍然占中国对外贸易较大比重,其贸易利益主要为外方所有;第三,在中国投资的外国企业包括美资企业向美国出口,其贸易利益主要为投资方(含外资)所有;第四,美国长期实施的对华出口限制政策,极大地影响了中美间的贸易平衡状况;第五,中国输美产品为美国消费者提供了大量物美价廉的产品,提高了美国消费者的福利水平。
    有针对性地就美不断提出的诉求,加大我国改革开放的力度,加快国有企业改革,有序开放服务业市场,变被动为主动,削减美方谈判筹码。
    为产业发展政策塑造更为公开公平的实施环境,进一步做好知识产权保护工作,为科技投入与创新提供制度保障。
    开辟贸易发展中的消费支点,推动质优价廉的消费品进口,鼓励中端或适用技术的进口,为制造业的高端发展提供产业的水平支撑。
    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白仲尧:
    帝国主义者惯用手法是,商战在前,军事在后,或者,以军事侵略开路,掠夺殖民地,占领商品市场。炮舰政策是帝国主义形影不离的基本手法。尽管时代不同,万变不离其宗。所以,我们今天要高度警惕商斗变武斗。
    帝国主义的本质就是战争。列宁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中就揭露了帝国主义是“极少数富强国家剥削一批一批弱小国家”。在《无产阶级的军事纲领》中明确指出“帝国主义往往要产生民族战争”。事实上,1914—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同盟国与协约国之间的瓜分世界市场、争夺殖民地的战争。1929—1933年经济危机引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同样是从商斗到武斗。第二次世界大战至今,已有70多年,但战争不断,绝大多数都是美国在其经济、政治、军事等利益驱使下策动或直接参与的。
    而今的美国,表面光鲜,但危机深藏。2008年的次贷危机,尽管应付过去,其后遗症仍不断发作。美国经济金融化过程加速,实体经济削弱,财富更加集中,收入分配不平等加剧。这些深层次的问题,他们仍想凭借科技、军事和美元优势来转移矛盾,利用战争——贸易战、兵戎战——为自己攫取最大利益。
美国对我国历来是战和兼用,军事威胁、经济封锁、科技限制、文化侵蚀以及政治渗透,无不用其极。奥巴马“重返亚太”,特朗普打台湾牌、南海牌、搞“抵近侦察”“自由航行”“无害通过”等等,摆出一副霸权主义、霸凌主义的凶恶面孔。在这种情势下,我们只能针锋相对,毫不犹豫地以和讲和、以战止战。目前,我们在应对贸易战的同时,一定要加强军备,高度警惕,防止狗急跳墙,坚决维护国家的主权和安全。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