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人生

顾教授手机游记—2018年阿尔山行之吉辽湿地湖泊

字号+ 作者:顾德欣 来源:未知 2018-10-16 16:08 我要评论( )

2018年8月4日,吉辽的湿地湖泊给顾德欣教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用图文结合的方式记录下了这美丽的地方。

奋力冲向松花湖出水口

由扎赉特旗南行经乌兰浩特可折向吉林松原。松原向沈阳方向,有查干湖、松花江哈达湖和卧龙湖。
车从查干湖湿地穿过,去哈达湖需离开大路绕行,卧龙湖紧挨辽宁康平县城。
这一路印象深者,是内蒙的草原天池峡谷和吉辽的湿地湖泊。可能是吉林西北部地势较低,由西面霍林河方向和东部长白山方向来的水体源源注入,形成数不清的水泡湿地与湖泊。
查干湖位于松原北不远,在前行公路右侧。由于接近傍晚,车在景区入口处停留片刻后,最终还是选择继续前行。
查干湖湿地紧靠公路,由水泡,塔头和芦苇组成的明暗画面向车后移动,松江油田的磕头机在望不到尽头的稻田里重复着机械动作,正在聚集的雨云隐去夕阳最后一丝光亮。几乎看不到村庄的松原大地赠给来者以湿润的青春颜色,以饱满的情绪张力,以快慰的收获情感。松原,松花江平原,你真的值得人们为你倾心一揖。
来松原第二天日天气晴好,赶到哈达湖时,从湿地与湖泊升腾的云朵,在蓝天穹顶下,给大地围上一道360度无中断的洁白纱巾。哈达山高仅百米,却是松原唯一高山。景区有耸入云端的莲花宝塔,立于塔上,估计能阅松花江湖全景。由于景区修整关闭,人们只能从近江的崖壁上一览松花湖,再从一侧静听出闸湖水注入松花江时的急浪咆哮。
见有一小船轰鸣逆湖水出口湍流而上,船头被大浪高高抬起后无法落下,只能在近乎倾覆的状态下奋力前行。正在为其担心时,小船突然调转船头,一念之间,船侧身竟如静止般停留。又见驾船人突然立起身,将长竿插入浪中,这是特殊的捕鱼方式还是在测试流速?这事好让人猜度。
在下山路上,有一老者指着路旁阔叶树说,这就是橡树。日本人侵占东北时,中国人不被当人看,他们吃白米,给当地人吃橡子面。这东西拉嗓子,口味差,不是人吃的东西。顺着指点,摘了几枚橡子。橡子碧绿的浑圆果实有小拇指头肚大小,外面包着半裸的棕色纤维。
松原景致甚好,但不少在关门整改,有的竟关了两年之久不见下文。风光好的地方大都地处偏僻,偏僻的地方有自身的缓慢节奏,踩着缓慢节奏步点的某些地方官员难免成为懒政的俘获物。这次驱车百里到泥林景区,便吃了闭门羹。留守人员说景区有三道大门,从第一道门至泥林有十里远,两年前关门整改,到现在仍不见动静。这些年不少景区为留住人,多消费,恨不得从自己的管界外设卡售票。后来去的盘锦红海滩廊道景区,观光小火车站竟设在离大门3里远的地方,老人孩子必须在烈日下奋力跋涉20分钟才能上车。

 

康平县卧龙湖

有时,地方懒政的洒脱也成就了风光本原的洒脱。康平县卧龙湖是辽宁最大的自然湖泊,说是方圆有近百平方公里。湖岸有盘龙状的木桥,往上走可览半湖水,向下行可至入湖堤。湖大近乎海,故有海鸥翻飞鸣叫。阴云密布,湖水呈褐色,浪拍泥岸,发出有节奏的声响,桥上风乍起,桥下芦苇荡在摇动呼应。据说,卧龙湖的冬捕盛况可与查干湖有一比。
卧龙湖也整改有时,整改收门票后,它还能保持现有的自然风貌吗?记得有一位驴友说看景不到卖票的景点去,看好风景只到看不见人的地方去。一琢磨,此话多少还是有些道理。对于大自然而言,人们不作为倒也有益处。
再回头说说扎赉特旗。扎赉特旗政府设在音德尔。音德尔是个小城,布局干净利索,城市管理现代,饭馆卫生文明,居民善良热情。
与修车行师傅聊,他说:扎赉特经济90%倚靠农业,今年年景好,农民增收了,我们修车行便有的赚。本地人有钱后能吃能喝,舍得花钱。这里的东西没有污染,价格还低。你们要是多待两天,早上四五点到农贸市场,能买到老乡自产的蔬菜瓜果,西红柿还是老年间那个味儿,自养的土猪肉才卖十几元一斤。这里夏天凉快,房价一平米三千,建议你们花个二十几万来这里买房避暑。
音德尔汉译为“台阶”,是北上草原南下平原的必经之地。音德尔一手拉着科尔沁草原,一手拉着松嫩平原,是农牧两业文明簇拥的明星小镇。

 

作者:顾德欣,中国老教授协会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原国防大学教授。

转载请注明出处。